电缆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回顾中国1922年收回青岛后中日悬案交涉

发布时间:2019-09-30 16:03:27 阅读: 来源:电缆桥架厂家

回顾中国1922年收回青岛后中日悬案交涉

根据中日间签订的《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山东悬案细目协定》、《山东悬案细目铁路协定》等一系列条约,1922年,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但是日本在青岛依然保留了一系列特权,酿成了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围绕这些悬案所展开的中日交涉,暴露了日本企图继续侵占青岛乃至山东的野心。

一起旷日持久的地权交涉

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后,优先向日本本土居民开放青岛,日侨大批移居青岛。为便于日侨在青生活和经营,日本当局向日侨出租、出售大批地产,日侨强买中国市民土地的情况屡有发生。北京政府收回青岛后,根据这两项规定,打算收回国武农场等土地,遭到拒绝。胶澳商埠督办公署、胶澳商埠局、青岛特别市政府先后与日本驻青总领事馆为此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交涉。

国武农场是日商国武金太郎及其子在青岛强夺农地开设的农场。1915年,国武金太郎串通李村军政署,用强迫手段前后三次强买李村民地,建立国武农场。所收买土地均为良田,每亩时价100元到500元,国武每亩均按30元收买。李村民众虽不情愿,但在李村军政署强压之下,被迫到军政署签字卖地,同时签订租地契约,仍然耕种原来的土地,每年缴纳4元5角或5元的地租。1920年,国武农场以日金90万元转卖给其子国武喜次郎所设国武合名会社。1922年秋,该会社再次购买沧口农田,开辟为市街地。国武农场共计占地1.33万亩,成为日本在青岛最大的农场。

1922年12月青岛收回后,胶澳商埠督办公署就收回国武农场一案成立评价委员会,讨论收回办法。但是日方根本无意交回国武农场,浮开价格高达1040万元之多。1923年,中日双方继续商讨,同时进行实地勘估。5月28日,胶澳商埠督办公署所设特种案件委员会将国武农场面积测量完毕,并绘图加以详细计算,制作成《国武农场地亩详图表》,同时还秘密查明日本人强买的具体情形,收集证据。1924年1月14日,中日双方召开关于收回国武农场的会议。中方认为,由于日方收买土地之时就没有依据时值,低价强行收买,现在收回因仍要发给原地主,价格应按原收买价确定。日方坚持土地价格按时值评估,以攫取更多的利益。双方难以达成一致。

1924年4月12日,国武金太郎提出《放弃既得权要求赔偿金之请愿》,要求赔偿金额高达1040余万元。但随后日本驻青领事堀内提出书面要求,自降补偿金额为79.8万元,要求保留沧口市街地。谈判中,日方将偿价再降为35.7万元,但双方终未达成协议。在1926年至1929年间,因难以筹措资金等原因,收回国武农场一事毫无进展。

1932年间谈判重开,经过数十次的反复协商,1935年3月,中日就国武农场问题达成最后协议,由青岛市市长沈鸿烈及驻青日本总领事板根准三签订《解决国武农场悬案协定》及《国武合名会社承租沧口附近公有地附件》,规定:一、青岛市政府需付款15万元。二、范围是沧口市街外的所有国武合名会社的一切农田即李村(板桥坊在内)、李村市街地等。三、沧口市街地无偿收回为公有地,租与国武合名会社,承租手续费为81000元。该协定中,赔偿金15万元,减去日方承租沧口市街地的租金81000元,抵消后中方只需支付69000元。而日方原想无条件保留的沧口市街地被改为以公有地租与国武,中方以次方式收回了土地权。

在售信托产品

英语成人培训班

安信信托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