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我无关的忧伤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2:57 阅读: 来源:电缆桥架厂家

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第一次迷恋的人是谁。

我读高一的时候,每天上学放学,总能看见我家楼上的女生和一个男生一起走。

他们也都是高一的,男生每天都要送女生回家,送到我们小区的大门口,然后再离开。他们没有让家长知道,只有我们这些在路上总能碰面的同学,才看得一清二楚,看着他们牵手,看着他们嬉笑。

我记得那男生有着很干净的皮肤,举止和言语不做作。让我印象深的是,他比我还喜欢笑。我和我同学在路上看见他,都喜欢说他长得漂亮,比女孩子还漂亮。

那女生倒是不喜欢笑,很严肃的样子,而且长得并不好看,只是学习好,于是看起来就多了几分气质。

我们虽住楼上楼下,却没有过接触。我只是常常在家人口中听说她学习有多好,人有多懂事。偶尔我会在心里默默冷笑:什么叫懂事,还不是照样谈恋爱。

有的周末,他也会到我们小区来玩,站在楼下的花园里等她出门。因为不好直接找她,于是就在花园里晃啊晃。我觉得他的眼睛真的好干净啊,笑起来就会变得弯弯的。真的是我形容不出来的美好,你能理解吗?

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从来没有。

但是我看到那个女生的不苟言笑,还有大人们对她的过高评价,就会暗暗不爽。

冬天的一个早上,他在楼下等她,她在楼梯里接电话。我从她身边走过,走到小区那里看到了他。他对我笑了下,点也不暖昧,只是很礼貌地笑了一下,你能理解吗?

我瞬间就停下了脚步,我静静地看着他,他的肩膀上落满了碎碎的雪,头发很僵硬的样子。我就站在那儿默默地陪他一起等她,他并不知道,以为我在等我同学。

我的双手一下一下搓着。我从小就很怕冷,从来不喜欢在雪中等待任何人。但是那天我一直在那静静地守候着,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等着等着,就看见她缓缓地走过来,说路好滑。然后我就转身走了。

我边走边想,我真可耻,在这儿像个傻子一样站着干吗呀。我真的太冷了,就路小跑着离开了。

高二开学初考那天,他居然和我同一个考场。我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很想和他说一句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偶尔他一回头,依然是弯弯的眼睛。这使我一度迷恋弯眼睛的男明星。

高二的国庆假期,我们放了三天假,我闷在家里狠狠看书。

我很多次往窗户外面看,看有没有他们的身影,每次都没看到。后来我生病了,很不舒服。奶奶回自己家了,爸妈在外工作,我一个人在药水的包围中度过了三天假期,总是感觉心里有种淡淡的难过和委屈。

假期结束后,学校里开始沸沸扬扬地流传一个消息。

知道吗?一个男生跑到女生家里约会,被她爸爸碰见了。

她爸妈原来都出差了,他才敢来的,谁知道她爸爸突然又跑回来拿东西。

她爸爸正好看到他们接吻,那男生吓坏了,一下子从阳台上摔下去了,当场毙命。

我心里一抖,感觉世界突然变得好可笑。

你们说的是谁?我突然很害怕,我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就是你家楼上那女的和她男朋友啊。

我静静地闭上了眼睛,站在那儿不能动。

过了好久我才缓过来,心想,还是不要难过了吧,我和他没有任何交集,何必这样。

我回家向奶奶问起这事。奶奶说,她爸爸原本没有怪他们,看见了也没说什么,马上回头装做没看见,但是那男孩被吓狠了,才会摔下去的。

我默默地从阳台看下去,想起他干净的皮肤,弯弯的眼睛,就感到淡淡的难过。

我一直没有机会再看到她,没有机会知道她的反应,有多悲伤,有多难过。

就这样,到了高三,没有人还有精力去重提这个故事,也没有人还会说起他。高三的初考,我看到她的名字排在榜首,很傲然的样子。

在操场举行的年级表彰大会上,年级组长给她发奖状,我看见她依然像以前一样严肃,很倔强地抬着头,目不斜视,在拍照的时候很迅速地笑了一下,笑得来去匆匆,让人感觉很调皮。

我突然就想起了那个男生。我不知道她为他难过的样子,为他哭的样子。

我默默地离开了操场,我背对着身后几千人的喧嚣,默默离开了。

我记得那天的天空特别蓝,蓝得让人没有理由悲伤。

我知道他们都不在乎,因为一切都过去了。她也不在乎了,因为她必须要继续前行,不能为感情断送了前程。我知道我也应该不在乎,因为一切都与我无关。

但是我真的只想离开,只想离开。身后的人都在鼓掌和谈笑,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的。

我知道没有人懂我,没有人懂我。

在那一刹那,我的泪水汹涌流淌。

七台河西服定做

山西工作服设计

樟树定做工作服

福州定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