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全球价值链视角缓解贸易战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7:20:44 阅读: 来源:电缆桥架厂家

从全球价值链视角缓解贸易战

一国不应该通过贸易壁垒来维持本国落后的价值链,而是应该大力加强对本国优质要素的培养,同时尽可能消除国内的贸易壁垒,提高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效率,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当中,并通过投资等手段尽量促进价值链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在本国的成长。

本次经济危机爆发,到今天已经有7年时间了,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状况分化严重,总体上世界经济并不乐观,西方发达国家多多少少都有采取贸易保护措施的倾向。经济学的国民收入决定公式认为:一国的国民收入由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和净出口(出口减去进口,即贸易盈余)构成。净出口为正,则对一国国民收入有正面作用,会促进一国经济增长;净出口为负,则会减缓一国经济增长。这样的判断范围过于狭隘,所以容易引发国际贸易战。

何为全球价值链理论

但是,全球价值链理论的发展,有可能在理论上消除西方主流经济学自由贸易理论的不彻底性,真正促进全球不同经济体之间的深入合作与融合,消除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后理论支撑,更彻底打破贸易保护主义。所谓全球价值链,就是指“为实现商品或服务的价值,将遍布全球各国家各区域的生产、销售、回收处理等环节前后有序承接起来的价值创造和利润分配链条”。根据全球价值链理论,只要一国在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过程中,本国所获得的国内增加值为正,即为有利。

相比较传统的国民收入理论,全球价值链理论能够比较彻底地打破贸易保护主义。因为传统的国民收入决定理论看重贸易盈余,而国际间贸易盈余的竞争的追求是一个零和博弈。一国的净出口为正,就必定是另一国的净出口为负。再考虑到贸易核算方法中CIF价和FOB价的差异,全球贸易实际上还是一个负数博弈。既然如此,各国当然不得不保护本国市场和贸易利益。但是,按照全球价值链的理论体系来进行衡量的话,则全球经济合作是一个正和博弈,或者说双赢博弈。一国参与国际分工所获得的利益大小,主要并不取决于贸易盈余的多少,而是取决于在参与国际分工当中,国内所获得的价值增加的多少。一国的主要利益也不在于从他国赚到多少盈余,而是来自于本国创造了多少价值。在这样的分析框架下,国家的贸易保护政策将是不必要的。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深刻介入国际分工,国内同样的要素,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所以是有利的。对于已经加入全球价值链体系的国家而言,其全球价值链也会不断发生变化。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加入国际贸易体系之后,很多国家的全球价值链就会发生变化。例如:美国原来从马来西亚的进口就可能转移到中国。这样的转移,就会形成新的全球价值链。只有中国能够帮助美国获得更大的价值,美国才可能将合作者和采购对象由马来西亚转向中国。所以,假如我们发现,在和平和自由竞争的状态下,美国将价值链的一端由马来西亚转向中国,那一定代表着其价值链的提升。

不必过分在意贸易盈余

而且,我们能够发现,根据全球价值链的分析框架,贸易盈余只是一国生产要素配置的结果,而非原因。因此,一国面临经济不景气,国际贸易出现失衡的时候,首先需要调整的是国内的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优化资源配置,提升生产力,而非简单地采取促进或者限制贸易的政策。

正是因为全球价值链强调的是要素与生产的全球配置,所以生产力的提升是最重要的。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一国生产力的提高,可以让一国获得最大的利益,而不必过分在意于贸易的盈余。过去30年,中国在对外贸易中,不仅刺激了国内的生产,而且获得了大量的贸易顺差,促进了经济增长。与此同时,在与中国贸易中出现逆差的美欧等国家和地区,因为全球价值链的提升,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以苹果手机的生产为例。在苹果手机的生产中,中国对美国存在大量的贸易顺差。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在中美的贸易中,中国存在大量的贸易盈余,因而中国有利,美国吃亏。但是,根据全球价值链的贸易增加值核算却认为,在苹果手机的价值链中,美国所得到的部分远大于中国得到的部分。每台苹果手机的贸易中,中国只能获得6.5美元的价值,这其中还包括台湾富士康企业的利润。而美国至少获得了10.75美元的贸易增加价值,苹果公司自身的利润还不包括在内。所以,在中美贸易中,虽然美国存在大量的贸易逆差,但是在经济上并不吃亏。

以上还是仅限于贸易所获得的直接利益,间接利益其实更加重要。例如:中国对美大量出口,补充了美国国内生产能力的不足,抑制了美国的通货膨胀,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货币政策的空间。这样的利益,也应该要计入全球价值链的利益中去的。假如美国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中断或者阻碍中美之间的贸易,美国本国所受到的损失其实大于中国的损失。

因此,只有从全球价值链的视角出发,才可能真正消除国际贸易中的矛盾。一国不应该通过贸易壁垒来维持本国落后的价值链,而是应该大力加强对本国优质要素的培养,同时尽可能消除国内的贸易壁垒,提高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效率,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当中,并通过投资等手段尽量促进价值链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在本国的成长。这样才是对本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最为有利的,当然也是对全球经济最有利的。

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基于全球价值链成长的国际经济深度合作,将会成为国际贸易发展的主要动力。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成都到北海物流价格

成都货运公司

成都到甘肃物流

自贡大件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