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5:06 阅读: 来源:电缆桥架厂家

安箬捧着一大叠文件朝总裁室步去,Vivian瞧见她,忙将她挡住:“Annie稍等下,Boss这会有客人!”

安箬点头,捧着文件在门外站了会,一边等一边忍不住抬腕看表。

她手里捧着下一季度的销售方案,是她花了三天时间赶出来的,正等着总裁确定,好尽快推向市场。

Vivian见她有些疲惫安慰她说:“不会这么赶吧!过来喝杯咖啡!里面的这位客人据说是总部派来的,想必与总裁要聊上好一会!”

安箬一顿,几个月前就听说总部要安排新人过来,没想到今天终于落实了。不过她不爱八卦的人,不管总部安排谁过来,总经理的位置与她毫无干系,她不过就是个销售部的经理,只想做好份内的事。

Vivian见安箬一副不以为然地,卖起关子道:“不想知道里边的是谁?”

安箬轻笑:“跟我有关系吗?”

“Oh,Annie!你肯定会后悔的!”Vivian投给她一个同情的眼色。

Vivian是现任总裁谭博文的首席秘书,此女才貌双全,什么都好,就有一张爱好八卦的嘴让人受不了,不过她私下与安箬交情甚好,因为两人毕业于同所大学,而且是同一个系的。因着Vivian长安箬二岁,安箬私下唤她学姐,不过在公司里,两人还是以名相称。

安箬对Vivian的玩笑早已习以为常,抿了口她递来的咖啡,娥眉一蹙说:“手上的案子有些急,市场部三天前就开始催,看样子他们似乎要谈上好一会,能不能帮我与总裁通声气!”

Vivian涂满唇彩的红唇一翕:“Of course!你开口还能不卖人情!”

随之拔了个内线电话给谭博文,谭博文在电话里说:“让她进来!”

Vivian挂上电话:“可以进去了!”

安箬向她道了声谢,抱起文件朝总裁室走去。

Vivian望着她的背影摇头,不知她看见那个人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她有些同情安箬。

安箬敲敲门,刚想推门而入,门已由内打开,一双清冷的俊目让安箬忍不住哆嗦。

怎么会是他!秋白羽!这个让她爱了多年又恨了多年的男人!

她曾无数次想像过两人相逢的场面,却独独没想到会在工作的地方遇见他,而他将以KLQ集团总经理的身份频频在她出现。

一石击起千层浪,安箬心里澎湃不息。

她恍惚觉得这十年,他一点没变,依旧西装革履,俊逸不凡,人模人样的,只想让人膜拜。谁都想不到这种人不过是个衣冠禽兽,胸膛里的心黑赤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秋白羽望着安箬,那双明亮墨黑的瞳仁仿若能将十年流逝的岁月追回。

安箬心怦怦直跳,这会才想起Vivian的警告,红唇一咬,越过秋白羽,朝谭博文步去。

“总裁,这是您要的下季度销售方案!”安箬将方案搁在谭博文桌上。

谭博文扫了眼文件,继而望向一旁如芝兰玉树般的秋白羽。

“Hyman 这个交给你吧!对了,忘记给你介绍,这是Annie,销售部的经理,这位是新任集团总经理Hyman!”

秋白羽朝安箬伸出手,安箬犹豫了会才伸手。

她的手指纤指,柔弱无骨,一如多年前,给他的感觉,只是因为她心情的原因,掌心微微沁着薄汗。

秋白羽留恋这份温暖,怎么都不想放开,可安箬却不给他机会,形式与他握了握,立马收回,半丝都不留恋。

就像硬生扯断的线,再怎么融合一起也终不是原来的样。

“很高兴认识你!”秋白羽开口道。

安箬没有应他,直接将桌上的文件按在他手里:“请总经理尽快看完!”

说时转身离去。

谭博文觉得安箬今天的情绪有点怪,起身步至秋白羽跟前说:“白羽,你们认识?”

谭博文与秋白羽其实是表兄弟,KLQ最大的股东是秋白羽的父亲秋文泽,第二股东则是谭博文的母亲。

秋白羽一直不屑于家族企业,这些年都在自己打拼,三个月前他接到秋文泽的病危通知,这才回到KLQ,只不过谭博文已做实了总裁之位,他只好从总经理坐起。

说到底,此回将两人放在一起,秋文泽是想从儿子与侄子中挑选一位接班人。

秋白羽没想到会这里遇见安箬,他来KLQ不过是安抚下病危的父亲,对于KLQ他完全没有兴趣,他喜欢做创投,手下已有好几家创投公司,与KLQ相比,实力相当。

见表哥这么说,秋白羽忙开口说:“嗯,她是我的中学同学!”

谭博文嘴角一弯:“那你此行收获不小!”

秋白羽淡笑:“每个人都有一份美好的回忆!”

谭博文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咱兄弟仨,只剩下你这个钻石王老五,哥羡慕死了!结什么婚,结了就没自由了啊!”

“额,快别这么说,回头让嫂子听见,回去有你好受的!”秋白羽笑着提醒他。

谭博文摊手:“妻管严啊!”

秋白羽与他寒喧几句,将手里的文件搁回桌:“这些还是你自己看吧!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走的!”

说时人已大步离去。

安箬自打见到秋白羽后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眼看熬到下班,她匆匆合上手提电脑,提起包就往外走。

偏偏天公不作美,这个时候下起倾盆大雨,还带着电闪雷鸣。

安箬最怕打雷。一道银龙闪现,吓得她惊叫,捂着耳朵蹲在公交站台上。

一辆黑色波尔舍驶至站台,门被打开,秋白羽撑着伞朝她走来。

“箬箬!”

白箬恍惚间又回到了几年前,与秋白羽相恋时,他曾无数次这般的唤她。

可是那些甜蜜都已过去,在同样的雷雨夜,她亲眼瞧见父亲倒在菜市场门前,一辆黑色奔驰车卷着风雨疾速离去。

那一天,她失去了最亲的人。她一直不能原谅自己,更不能原谅害死父亲的那个人。

父亲是因为心脏病突发而死的,若没有那个人的言语刺激,父亲也不会这么早过世。

父亲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他的离去,给原本就贫困不堪的家里雪上加霜。之后,她只能与母亲相依为命,从中吃了多少苦,只有她和母亲知道。

后来她知道害死父亲的人居然是父亲最要好的朋友,只不过那位朋友收了秋家的钱,前来劝父亲让她离开秋白羽……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暂时写写现代文,这一卷多数是温情的哈!

宁夏排烟风机箱厂家低噪声离心风机箱CCCF认证消防风机

延边CPVC电力管大弯头生产工艺介绍

泰安回收硬脂酸现金收购

茶叶格子柜自动售货机西宁小型盲盒自动贩卖机升降

东莞大岭山钨钢回收价格

济源CPVC电力管满足施工规范要求

东风5立方吸污车图片价格多少

船用镀铜碰钉船用碰钉公司

唐山生活污水HDPE塑钢缠绕管使用寿命长

台北汽车4s店工业电风扇